首页 > 成渝之间 > 正文

四川凉山商行现塌方式腐败:商人骗贷62笔共3.78亿
2019-02-19 14:37:38   来源:   

上游新闻客户端2月18日消息,四川省凉山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凉山商行)成立于2007年5月,是凉山州首家城市商业银行。据该行披露的2017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净利润仅为1872.48万元,较2016年下降81%,多个盈利能力指标也呈现较大幅度下降。

凉山商行盈利能力下降的背后,是一起触目惊心的腐败窝案。

 深陷“塌方式腐败”风波中的四川省凉山州商业银行。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客户端  深陷“塌方式腐败”风波中的四川省凉山州商业银行。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客户端

上游新闻了解到,凉山商行在2017年成立十周年之际,迎来了一场剧烈风暴。凉山商行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郝卫宁,前副行长、贷审会主任陈盛文,薪酬和提名委员会主任杨承斌,风险管理部原主管毛明,小企业贷款中心原风险主管罗万勇先后涉案被查。

凉山州纪委形容凉山商行系列案件为“典型塌方式腐败”、“国有资产遭受重大损失”——如此严厉的形容词对于一家地方城商行来说,近年来少见。

权威信源证实,西昌当地商人涂建繁,通过向凉山商行小企业贷款中心时任风险主管罗万勇行贿38万余元等方式,编造虚假经营实体、商户等手段,让凉山商行向自己发放了62笔贷款,最终造成该行3.78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

一位资深金融人士表示,凉山商行的种种操作,严重违反了银行业“审慎经营”原则,“典型塌方式腐败”再次给金融行业敲响了警钟。

 凉山州商业银行前董事长郝卫宁(左一)。  凉山州商业银行前董事长郝卫宁(左一)。

“塌方式腐败”,连续4个高管被查

凉山商行的前身是凉山州城市信用社于2007年5月31日开业,郝卫宁为第一任董事长。郝卫宁在凉山当地金融圈工作近30年,从银行柜台出纳做起,通过努力最终成为凉山商行副行长、董事长。

凉山商行成立后发展迅速,成为四川省内众多城市商业银行中的佼佼者。公开资料显示,凉山商行获得大小荣誉表彰近20次,获得“全国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最具竞争力十大品牌”、“全国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十佳银行”等称号。2012年,郝卫宁还获得“全国服务业百名创新优秀企业家”称号,并在“2012•首届凉山州十大杰出企业家推选活动”中获得含金量最高的“杰出贡献奖”。

截至2012年9月末,凉山商行资产总额达136.54亿元,较成立之初增加了100多亿。

2017年2月,凉山州政府发布干部职务任免的通知,免去郝卫宁凉山州商业银行董事长职务。2018年1月,凉山州纪委发布了郝卫宁“双开”消息,称郝卫宁滥用职权违规发放贷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贷款审批和重大投资决策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郝卫宁被“双开”,是继该行风险管理部原主管毛明、小企业贷款中心原风险主管罗万勇,原副行长陈盛文后落马的第四名高管,“塌方式腐败”一词由此而来。

众多高官被查后,凉山商行的经营水平也较开业前期有所下降。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凉山商行2017年年报后发现,2017年净利润为1872.48万元,较2016年的净利润10009.02万元下降了81%;2017年基本每股收益为0.02元,较2016年基本每股收益0.13元下降了84%。

凉山商行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不良贷款率等多个资产质量指标呈现较大浮动,多个盈利能力指标也呈现较大幅度下降。

  西昌商人涂建繁通过控制的账户共骗取62笔贷款,造成凉山商行3.78亿元直接经济损失。   西昌商人涂建繁通过控制的账户共骗取62笔贷款,造成凉山商行3.78亿元直接经济损失。

送礼38万元,36笔信贷审核形同虚设

根据司法资料显示,凉山商行风险管理部原主管(总经理级风险主管)毛明、小企业贷款中心原风险主管罗万勇等人落马,与一起匪夷所思的骗贷案件有关——西昌当地商人涂建繁,通过赠送现金、实物等38万余元的方式,以62个个体工商户、个人及企业为贷款主体名义,连续诈骗凉山商行贷款62笔,造成经济损失3.78亿元。其中,经罗万勇审批的贷款,给凉山商行就造成2.06亿元的经济损失。

上游新闻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查询发现,涂建繁是西昌一名商人,运营着西昌天际云酒店有限公司和其它几家投资、农业公司。2011年通过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在凉山商行负责贷款风险业务的罗万勇。

涂建繁表示,因在凉山商行办理贷款业务时,有些手续不太规范,罗万勇就帮忙给下面的客户经理打招呼,让他们不要去实地审查,从而让其能顺利贷款。为表示感谢,2013年,涂建繁将10万元现金装在茶叶袋子中送给了罗万勇。

2013年6月,罗万勇的母亲过60岁生日。涂建繁因故未能前往,事后以贺寿的名义送了10万元给罗万勇。

2013年到2014年期间,涂建繁还以各种名义,送给罗万勇500克金条和在澳门购买的劳力士手表,这些物品后经司法机关鉴定,总价值为18.415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加上收受的20万元现金,罗万勇共计收受了涂建繁38.4万元的贿款。就是这38万贿款,让凉山商行的信贷审核体系形同虚设。

据介绍,涂建繁利用与罗万勇之间用金钱建立起来的特殊关系,从罗万勇2013年担任凉山商行小企业贷款部专职审批人以来,在2013年至2014年期间,通过罗万勇从凉山商行贷了36笔款,贷款总额是1.437亿元。截止2018年10月,仍有1.432亿元本金及6362.87万元利息(共计2.06亿元)没有归还给凉山商行。

仅一名商人就骗取62笔贷款,总损失3.78亿元

涂建繁承认,他通过罗万勇贷款时所用的手续和资料,都是严重违反银行信贷审核原则的。他用来贷款的多为农家乐休闲庄,但除西昌伊兰堡餐饮有限公司和西昌市喳闹鱼头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实际存在外,其它32家贷款实体都是通过冒用公司员工名义注册的虚假公司,再以办手机卡的名义骗取员工身份证件办理贷款。

时任凉山商行信贷客户经理的罗某,经手了涂建繁一笔500万元的贷款业务,相关贷款资料竟然是罗万勇转交给罗某的。罗某在现场勘查后发现,贷款主体西昌伊兰堡餐饮有限公司只是天际云酒店整栋楼中的一部分,感觉它和天际云酒店是同一个主体,“因为是同一个主体,就不能分开来贷款。”但罗万勇指示罗某,“这种情况是可以发放贷款的。”在罗万勇的帮助下,涂建繁通过他人,成功拿到了这笔500万元的贷款。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毛某曾直白地表示,涂建繁的贷款额度大、贷款频率高、用来贷款的资质所对应的经营场所都不存在,但仍然能取得贷款。凉山商行在给涂建繁提供贷款过程中,没有客户经理、审贷会成员提出过贷款资料存在不规范异议,原因就是涂建繁把他们买通了。

上游新闻记者从“涂建繁贷款诈骗”案的审计鉴定报告(川金达会审字[2017]第534号)中了解到,司法审计鉴定最后认定,包括涂建繁从罗万勇手上获得的1.437亿元贷款在内,涂建繁共通过62个个体工商户、个人及企业,诈骗了凉山州商业银行贷款62笔,总金额2.228亿元,总共给凉山州商业银行造成贷款损失金额合计3.78亿元,其中本金损失2.16亿元,利息损失1.61亿元。

成都某商业银行信贷专业人士郑先生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根据正规的信贷审核流程,贷款客户向客户经理提出信贷业务申请后,客户经理第一步要进行调查,形成书面调查报告并将信贷材料送信贷审查岗审查;银行信贷审查岗、审贷小组、有权审批人还要进行后续的审查、复核,通过之后进行款项发放,贷款发放后还有贷后的经营管理的步骤。凉山商行在涂建繁案件中,这么多道关卡都失效了,特别是罗万勇作为有权审批人可行使一票否决权,这值得银行业深刻反思。

 截止2017年年底,西昌泸山铁合金公司是凉山商行第三大股东。  截止2017年年底,西昌泸山铁合金公司是凉山商行第三大股东。

董事长联合股东骗贷9000万元

凉山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西昌市泸山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是凉山商行的第三大股东,占股8.05%,而凉山商行的董事长郝卫宁,就和泸山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合作,骗取了银行贷款9000余万元。

2018年11月1日,四川省冕宁县人民法院对西昌市泸山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承斌犯骗取贷款罪一案一审宣判。冕宁县法院称,被告人杨承斌等人以虚假的公司职工个人消费贷款和商务合同为由,获得凉山商行贷款9000余万元。

相关法律文书等披露的案情显示,2013年6月,杨承斌找到凉山商行董事长郝卫宁、行长王某,提出棚户区改造资金短缺,准备贷点款。由于土地性质问题,不能以棚户区改造名义申请贷款,最后三人商量出了以职工名义贷款的办法。

西昌泸山铁合金公司财务科向银行提供了该公司169位职工个人贷款申请书、征信报告等资料。凉山商行安排5个客户经理,按资料加班加点地对相关资料进行准、审核,最终放款。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按照凉山商行内部管理规定,个贷中心办理的最长贷款期限一般不超过3年,但西昌泸山铁合金公司给的名单则是最长不超过10年;个贷中心办理的执行利率相较基准利率最低上浮幅度不低于40%,但西昌泸山铁合金公司最后执行的仅是基准利率上浮10%。

除发放优惠贷款,杨承斌作为凉山商行薪酬提名委员会主任,还虚构项目进行贷款。2014年6月,四川发展意欲投资凉山商行,导致凉山商行股权变动。杨承斌与时任董事长郝卫宁等商讨,最后以西昌泸山铁合金公司硅钙特种合金矿热炉技改项目项目的名义,向凉山商行申请贷款。在郝卫宁等银行高管的授意下,杨承斌如愿拿到5265万元贷款。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技改这件事,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是郝卫宁和时任行长王某、信贷管理部杨某等人在会上讨论出来的。郝卫宁表示,“杨承斌是商业银行的董事,他的企业是商行的优质客户,现在杨承斌要贷款,我们要支持。”

信贷专业人士对上游新闻表示,凉山商行暴露出的问题是十分严重的违规行为,不仅因此遭到监管机构的严肃处理、被纪委点名为“塌方式腐败”,也让同业深刻认识到“审慎经营”原则的重要性。

2018年8月,四川省金融工作局局长欧阳泽华,曾专程带队赴凉山商行调研并召开座谈会。针对凉山商行如何走出“过去的阴影”,欧阳泽华表示:凉山商行要痛定思痛,要从过去经营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和发生的案件中,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深刻查找原因。

来源:上游新闻客户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重庆万开快速通道预计今年12月通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或
微信搜索公众号“今四川”
关注我们,了解最新动态。

合作伙伴
028-81132995

今四川 版权所有
电话:028-81132995 蜀ICP备10025993号
今四川 版权所有 蜀ICP备10025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