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域 > 凉山 > 文化 > 正文

本周五大凉山惠民音乐会准时演出 “音符的趣味”跃然眼前
2018-11-30 09:43:57   来源:   

 

11-1-26 (4)

 

音乐欣赏的风尚,从来就是一种不断变化着的文化,而交响乐发展到现在涌现了无数的音乐作曲家和难以数计的交响音乐作品,其内容主要包括各种体裁的管弦乐作品。例如序曲、组曲、交响诗、以及各类相关的器乐作品等内容。每个国家都有作曲家,为表达本民族的历史文化、自然风光或者精神意识,便采用特色的“砖瓦”构建出丰富的多彩乐曲,以此便也创造出了作曲家自己的、别具风格的音符趣味。

 

性格小品三联奏

 

三首性格小品,作品10(英)埃尔加。1、玛祖卡;2、摩尔人绘画风格的小夜曲;3、对比(1700-1900的加伏特舞曲。

 

此三首性格小品原作于1882年,为管弦乐团创作的组曲。当时共有4首,1899年,在前两首名字未变的情况下修订为现在的三首性格小品。埃尔加作品既有民族特色又具有后期浪漫主义内在的热情。他在初期的创作并不成功。直到40岁时才有些名气。1899年,他的第一部交响乐作品《谜语变奏曲》获得出版。之后的《威仪堂堂进行曲》创作的成功,奠定了他作为英国最成功作曲家的地位。

 

《快活的强盗》

 

歌剧《快活的强盗》序曲(奥)苏佩。奥地利浪漫主义时期作曲家苏佩在1834-1894年间创作了31部轻歌剧,他的创作虽然受到法国轻歌剧奠基人奥芬巴赫的一定影响,又不乏自己的风格特点,作品曲调流畅明快,具有动听的维也纳音乐风格,在19世纪风靡一时。在他的轻歌剧中,包括将要在本期音乐会上演出的《快活的强盗》序曲以及不少轻歌剧的序曲,迄今依然流传颇广。

 

《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

 

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作品316(奥)约翰·施特劳斯。《艺术家的生活圆舞曲》,作于1867年,同年二月首演。这也是一部典型的维也纳圆舞曲,是小约翰·施特劳斯最著名的几首圆舞曲之一。本曲的标题,可能与此曲题献给艺术家协会有关。本曲轻松而充满活力的旋律,的确可以勾画出一幅艺术家生活的素描。艺术家追求、探索美好的理想。他们对于生活的要求是认真的,尤其对于人类的精神生活特别注重。小约翰·施特劳斯也是众多伟大艺术家中的一员,对艺术家生活的如实体会,是他创作这一作品的源泉。

 

《赛米拉米德》

 

歌剧《赛米拉米德》序曲(意)罗西尼。D大调。此曲是罗西尼所作序曲中,和歌剧内容有最密切结合的罕见作品。开头由法国号从容地歌唱出的旋律,是第一幕第三场幕启前的序奏。又如有罗西尼式渐强奏的、典型的紧迫段主题。总之,这是和雄伟古典悲剧相称的名曲。

 

《赛米拉米德》是二幕正歌剧,剧本是根据伏尔泰的悲剧《赛米拉米德》。1748年首演。是罗西尼的第33出歌剧。作于1822-1823年,也只用了33天。1823年在威尼斯剧院首次公演。这部歌剧作曲严谨,是他在意大利时代的巅峰之作,音乐称得上是超级的,管弦乐部分写得很用心,是罗西尼歌剧中所少见的,因此在发表之初还被批评是“德国式”的。有人认为管弦乐部分之所以能够如此充实,是因为罗西尼在谱写这部歌剧之前曾访问维也纳,而且聆听过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英雄》。

 

他创作这些歌剧的序曲因旋律优美形式完整像是一部部交响曲,比歌剧本身更受人们青睐,常被作为单独曲目在音乐会演出,《威廉退尔》序曲和《赛米拉米德》序曲都是最受欢迎的作品。

 

《仲夏夜之梦》

 

仲夏夜之梦序曲,作品21(德)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是德国作曲家门德尔松为莎士比亚同名戏剧创作的标题音乐,包括一首作品号21的序曲,以及1842年为剧本所作的作品号61的配乐。著名的婚礼进行曲也出自该配乐。

 

E大调仲夏夜之梦序曲完成于1826年,当时门德尔松年仅17岁,英国著名音乐作家乔治·格罗夫称之为“音乐史上前所未有的早熟奇迹”。这是一首音乐会序曲,而非与戏剧中某一幕相关联。门德尔松1826年阅读完蒂克与亲戚施莱格尔的《仲夏夜之梦》德文译本后写出此曲。

 

序曲于1827年在普鲁士首演,音乐会的指挥是被称为“北德舒伯特”的卡尔·勒韦。门德尔松首演时刚满18岁,在暴风雪下赶路80英里来到首演地点,这也是他第一次公开露面。

 

该序曲是一首富有浪漫主义的作品,同时也使用了很多古典主义元素,使用了奏鸣曲式的结构。作品的乐器效果突出,如一开始仿真的疾走的“仙人脚”。门德尔松的传记中描述门德尔松在一个晚上听到家庭后花园树叶在微风中的沙沙声后写下和弦。

 

《唐·帕斯夸尼》

 

歌剧《唐·帕斯夸尼》序曲(意)唐尼采蒂。《唐·帕斯夸尼》是意大利著名三幕喜歌剧,由浪漫主义歌剧乐派的代表作曲家唐尼采蒂创作于1842年,是他66部歌剧作品中的最后一部,也是同其另一部歌剧《爱之甘醇》和罗西尼的《塞维利亚理发师》一起,被誉为最受观众喜爱的三部意大利喜歌剧。该剧描写了吝啬土豪帕斯夸莱的一段黄昏恋,故事幽默风趣,音乐生动优美。然而这部歌剧的序曲仿佛对该剧进行了另一番解读,在开头部分一段短促而激烈的音乐之后,独奏大提琴演奏出了甜美而又略带伤感的旋律。之后,圆号和木管继承了这段旋律,似乎是唐尼采蒂有意让观众能注意到荒诞背后美丽年轻的寡妇诺莉娜与土豪侄儿埃内斯托的艰辛。此后,音乐变得明快而开阔,而后奏响的序曲第二主题对应了剧中诺莉娜与埃内斯托之间最初无忧无虑的爱情,最终拉开了歌剧的大幕。 (文/图 依人 蔡金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的弦》再登浦东区文化艺术节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或
微信搜索公众号“今四川”
关注我们,了解最新动态。

合作伙伴
028-81132995

今四川 版权所有
电话:028-81132995 蜀ICP备10025993号
今四川 版权所有 蜀ICP备10025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