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正文

汉族摄影师张东镜头里的彝人纯朴而原始,自然与人,彝人与乡土浑然一体,和谐不可分。
2018-07-07 17:56:58   来源:   

汉族摄影师镜头里的彝人 纯朴而原始

自然与人,彝人与乡土浑然一体,和谐不可分。

130

摄影师张东长期生活在彝族聚居区,他开始是作为绘画题材而去与拍摄彝人们,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感到更需要另一种实在的画面来表达现实里的彝人影像,于是他开始了记实的拍摄。拍摄过程中,张东用彝语与他们交流、沟通,参加他们的各种民间习俗、宗教礼仪活动,渐渐的理解他们在生活中为什么那样平静。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30

地处西南边陲的凉山布拖阿都彝人,据险而居,靠山而居。 在千百年来的部落社会的传统束缚下,至今仍保有原始、古朴、自然封闭而又神秘的阿都文化。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330

彝人们终其一生扎根于这片土壤之上,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规律、艰辛而又单调的原始生活。险恶的地理环境和独特的民族文化早已注定,生命不会像期望般的实现,只是,他们安于平凡,安于贫困。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430

彝人们没有虚伪的梦,他们表里如一。 他们沉静的像石头一样的坐姿和服饰与言行都使人透不过气来,可以强烈感受到坚毅的民族性格。神秘的文化,朦胧而又迷茫的眼神,模糊了历史与文化;模糊了地域的界限;模糊了视像与心像。这种石头般沉静与坚硬里保持着庄严与肃穆。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530

吹奏民间传统乐器的老乐手(凉山布拖拖觉镇洛古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630

牛背上的童年(凉山布拖拉达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730

身着传统服饰“查尔瓦”去参加葬礼的青年人(凉山布拖四且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830

寻找家畜的奖赏-----一些家畜丢失,主人按照彝人的传统规矩将同等于家畜价值的人民币卦于木杆上,找到家畜的人就得到此奖赏(凉山布拖拖觉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930

集市旁边哺育的母亲和她的马(凉山布拖峨里坪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030

集市里的“苏尼”为母子驱魔(凉山布拖特木里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130

夏日玩耍的孩童们(凉山布拖拉达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230

熟睡的老人和马(凉山布拖拖觉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330

牛马交易市场里的理发匠(凉山布拖峨里坪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430

冬日牧羊人(凉山布拖特木里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530

拿相框的男子(凉山布拖阿布落哈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630

留守的祖孙(凉山布拖俄里坪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730

大山里打篮球的父子(凉山布拖拖觉阿布洛哈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830

回家路上的一群年轻人(凉山布拖西溪河火烈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930

赶集途中(凉山布拖特木里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030

小牧羊人(凉山布拖特木里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130

参加葬礼的人们(凉山布拖拖觉黑门子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230

这片黑土地里的童年(凉山布拖西溪河乐安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330

等待乡村公交车的彝人们(凉山布拖拖觉竹尔苦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430

背柴过桥的妇女们(凉山布拖拖觉)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530

男子与马(凉山布拖拖觉补尔乡黑门子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630

取暖的小男孩(凉山布拖木尔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730

火把节留影的两兄弟(凉山布拖特木里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830

杀猪过彝年(凉山布拖特木里镇)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930

一个葬礼中的牛头(凉山布拖拖觉阿省日达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3030

阿都彝人传统火葬(凉山布拖特木里镇德机村)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张东

男,汉族,1967年出生于四川省凉山州。现为凉山州布拖县疾控中心健康教育科卫生医师。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凉山州艺术摄影协会理事;布拖县艺术摄影协会主席。2007年前使用传统胶片拍摄、冲洗;一直未发表作品。2007年由绘画转入记实摄影。

因个人长期生活在彝族聚居区,开始是作为绘画题材而去与拍摄彝人们,在这个过程中一步步感到更需要另一种实实在在的画面来表达他们在现实里的影像,于是开始了记实的拍摄。拍摄中在大山里思考,用他们的语言与他们交流、沟通,参加他们的各种民间习俗、宗教礼仪活动,渐渐的理解他们在生活中为什么那样平静。贫穷不是他们的错误,他们的团结、友善;单纯、质朴在大山里悠然自得,原始的生活环境早就使得彝人们之间充满友善的和睦相处,在他们简单和朴实里面,在“庸常平淡”的生活中打动着我。

拍摄手记

文/张东

地处西南边陲的凉山布拖阿都彝人,据险而居,靠山而居。 在千百年来的部落社会的传统束缚下,至今仍保有原始、古朴、自然封闭而又神秘的阿都文化。

彝人们终其一生扎根于这片土壤之上,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规律、艰辛而又单调的原始生活。险恶的地理环境和独特的民族文化早已注定,生命不会像期望般的实现,只是,他们安于平凡,安于贫困。默默接受大自然安排好的一切, 这就像种子在土壤里要发芽、开花、结果。 单纯、质朴而又迷信和与世无争是他们的特色。生活在大山里悠然自得,没有矫揉造作;没有对机巧的崇尚;没有疯狂的奔忙。有的只是脱胎于乡土的原始灵魂,与生命的本来状态靠得那么近,彝人们自己都感觉不出这之间有什么距离存在,自然与人,彝人与乡土是浑然一体的,是和谐不可分的。 彝人们没有虚伪的梦,他们表里如一。 他们沉静的像石头一样的坐姿和服饰与言行都使人透不过气来,可以强烈感受到坚毅的民族性格。神秘的文化,朦胧而又迷茫的眼神,模糊了历史与文化;模糊了地域的界限;模糊了视像与心像。这种石头般沉静与坚硬里保持着庄严与肃穆。

相关热词搜索:汉族 张东 乡土

上一篇:新成昆铁路进展顺利:曾被断言“修路禁区 2022年乘火车从昆明至成都将由现在的19小时压缩到6小时左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或
微信搜索公众号“今四川”
关注我们,了解最新动态。

合作伙伴
028-81132995

今四川 版权所有
电话:028-81132995 蜀ICP备10025993号
今四川 版权所有 蜀ICP备10025993号